欢迎你访问!
百乐门电玩城 > 最新优惠活动 > 正文

中越边境雷场“终结者”:在生死一线履险蹈难

发布时间:2018-03-24  浏览次数:    

  中新社南宁3月15日电 题:中越边境雷场“终结者”:在生死一线履险蹈难的日与夜

  作者 杨陈 钟建珊

  伴随着震耳欲聋的爆炸声,广西凭祥市中越边境019号雷场新排出的10余颗地雷,被南部战区陆军某边防旅排雷官兵用TNT炸药安全引爆,排雷官兵们结束了一天的工作。

资料图:中越边境广西扫雷队(东线)搜排手正在作业。中新社记者 俞靖 摄 资料图:中越边境广西扫雷队搜排手正在作业。中新社记者 俞靖 摄

  坐在返回营地的军车上,36岁的排雷老兵邢志明拨通了妻子的电话,“今天收工了,挺顺利的,放心”。邢志明是工兵专业出身,这是他继2002年中越勘界排雷行动后,第二次执行中越边境扫雷任务。每天一通报平安电话,是他与妻子的约定。

  南部战区陆军某边防旅东线扫雷队指挥长黄泰峰介绍,2017年11月27日,中越边境广西段启动新一轮扫雷行动,这是中越边境第三次大规模扫雷行动,旨在全部清除中越边境广西段雷区地雷隐患,此次行动将持续一年。

资料图:中越边境广西扫雷队(东线)搜排手正在作业。中新社记者 俞靖 摄 资料图:中越边境广西扫雷队搜排手正在作业。中新社记者 俞靖 摄

  近日,中新社记者赴广西凭祥,探访中越边境凭祥段雷场,了解排雷官兵在雷场中“与雷共舞”的惊险日常,亚盘

  “2002年,我正式加入扫雷队,由于怕父母担心,十多年来一直没敢告诉他们。”邢志明对中新社记者说,在扫雷队执行任务的这些年来,他经历了兴奋、害怕、紧张、平静的心理成长过程。尽管扫雷有一套完整可靠的操作程序保障安全,但任务中出现的各种未知突发因素,使得排雷官兵在工作中步步惊心。“距离死神最近的一次仅一步之遥。”

  他回忆,2007年在防城港峒中1315号界碑附近,3颗地雷被洪水冲入河中,他下去查看时差点踩在一颗隐患地雷上,“幸亏当时战友及时拽了我一把,否则后果不堪设想。”

  正是由于雷场时刻充满未知危险,过硬的业务能力是排雷官兵必备的素质。黄泰峰说,本次排雷行动开始之前,该旅征选了百余名官兵进行扫雷集训,通过理论授课、单课目训练、外请专家指导、综合训练、野外模拟训练、实爆训练等形式,集中强化扫雷官兵专业技能和心理素质。最后通过考核、筛选,最终组建成90余人规模的中越边境广西段扫雷队。

  来自云南的杨浩是中越边境广西段排雷队东线扫雷班长,他是家中的二儿子,起初报名参加扫雷队时曾遭到家人反对,后来索性瞒着家里,“偷偷”执行任务。“我也明白他们是不希望我冒险,但是排雷工作,你不去我不去,那谁去?军人不能怂。”

  记者在019号雷场看到,这片面积逾2万平方米的中越边境地带,周围高山耸立,道路弯曲,山地里荆棘满布,人烟稀少。排雷官兵每天在雷场作业时间超过八小时,工作中,除了要克服自身的心理压力外,还需身着重达14公斤的爆破服,头戴3公斤重的头盔,以半蹲、半跪的姿势在陡峭的山间手持探雷器,绷紧神经小心搜排。工作一天下来,官兵的爆破服被汗水浸透,脸颊留下一道道被汗水冲刷粉尘而形成的黑痕。

  “这些雷场都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留下的,经过前两次大规模边境扫雷后,易于发现、容易处理的雷场已基本完成作业,本次行动中的雷场多为自然环境恶劣的‘硬骨头’。”黄泰峰说,本次行动中多处雷场处在六七十度的陡坡上,林密沟深,扫雷官兵需要安全绳保护才能下到雷场搜排,部分坡段还需战士们肩扛炸药到作业点。

资料图:中越边境广西扫雷队搜排手正在作业。中新社记者 俞靖 摄 资料图:中越边境广西扫雷队搜排手正在作业。中新社记者 俞靖 摄

  生死时刻是扫雷官兵每日要面临的挑战。“有一次我们在028号雷场作业的时候,雷场有明显走过的痕迹,起初大家都以为这里有地雷的可能性不大,但经过认真搜排,共发现了10枚69式防步兵跳雷,惊得大家一身冷汗。”中越边境广西段东线扫雷队队长王京告诉记者,“还好雷埋得比较深,没有被踩爆。如果埋得浅,可能所有人都要报废了。”

  据介绍,本轮中越边境广西段排雷行动,计划分东西两线对当地边境乡镇遗留的53处、200多万平方米的雷场雷区进行全面深排或永久封围。“每一寸土地我们都要一丝不苟去搜,确保搜后土地都是安全的,不给战友、民众留下任何的安全隐患。”中越边境广西扫雷队东线指导员陈为说。

  为了保障扫雷行动进程不受影响,今年一月结婚的王京一直在雷场工作至婚礼举办前一天。他说,他对新婚的妻子有太多亏欠,“这次排雷行动结束后,我想请个假,带着妻子出去旅行。”(完)